<div id="pahwn"><tr id="pahwn"></tr></div>

    <em id="pahwn"><tr id="pahwn"></tr></em><dd id="pahwn"></dd>

  • <button id="pahwn"><label id="pahwn"></label></button>

    湖北繼續教育網

    當前位置:湖北繼續教育網 > 國家開放大學 > 通知公告 > 詳情

    【中華兒女】楊志堅:走中國特色開放大學之路

    2018年01月11日


    2017年10月19日,加拿大多倫多。第27屆國際開放與遠程教育理事會(ICDE)世界大會正在舉行,中國國家開放大學校長楊志堅從ICDE秘書長嘉德(Gard Titlestad)手中接過“ICDE杰出機構獎”的獎杯。

    ICDE給出的頒獎詞是:“中國國家開放大學在促進教育公平,提升教育質量以及改革創新辦學模式、人才培養模式,推進信息技術和教育的深度融合,建設學習成果認證積累和轉換的‘學分銀行’等方面,成績卓越,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開放大學發展之路,得到了中國政府和百姓的認可和贊譽。”

    聚光燈下,掌聲響起。據悉,ICDE杰出機構獎主要為表彰近年來在國際開放與遠程教育界有突出表現的機構。可以說,這是當今世界開放與遠程教育界最具含金量的獎項之一,每次只頒給一所教育機構。由中央廣播電視大學正式更名剛滿五年的國家開放大學,即以致力于推動全民終身教育,促進教育公平,推動教育信息技術發展受到褒獎。手捧獎杯,楊志堅百感交集。投身教育事業逾30年,他深諳中國高等教育發展理念和訴求;出任國家開放大學(中央廣播電視大學)校長7年,他又將推動教育公平、共享教育資源、完善終身教育體系的夢想付諸實踐,以情懷與擔當帶領國家開放大學邁出堅實步伐。

    新的起點再出發

    招生106萬,總注冊學生360萬,2017年是國家開放大學掛牌成立五周年,招生數和注冊學生數都達到歷史第二高峰。站在歷史的節點上,楊志堅感慨萬千:“五年來,我們走過一條既非常艱難,又目標明確,同時充滿諸多挑戰的一條路。”

    2010年7月,楊志堅從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副司長一職調任中央廣播電視大學校長,他的首要任務是推動廣播電視大學改革轉型,籌備成立國家開放大學。同年10月,國務院立項開展“探索開放大學建設模式”試點,并確定中央廣播電視大學為試點單位。楊志堅這位躬耕近30載的高等教育老兵,從此與國家開放大學籌備成立、中國遠程教育發展緊密相連。

    “應該說是時代賦予我們的使命發生了變化。”楊志堅講道。創建于1979年的中央廣播電視大學,由鄧小平親自倡導并批示創辦,解決了十年動亂積壓的強烈教育需求和各行各業百廢待興之際的巨大人才需求。然而,隨著普通高等教育的發展,民眾多樣化教育需求、新生勞動力的教育需求等都不斷增加,非學歷教育的需求越來越大,終身學習的理念也不斷轉化為實踐……供給側與需求側的雙重變化,使得電大教育轉型迫在眉睫。

    通過召開專家論證會、書面征求意見、個別專訪等形式,廣泛而深入地開展歷史總結、比較研究等相關調研工作,尤其是聽取各級政府部門、國內外專家學者、電大系統領導及教職員工關于開展試點探索的意見和建議后,楊志堅帶領大家明確提出了《國家開放大學建設方案》。“那段時間壓力極大,我們多聽少說,頂住壓力埋頭干事。”

    2012年6月21日,經教育部批準,國家開放大學在中央廣播電視大學的基礎上組建。7月31日,成立儀式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氣氛莊重熱烈。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劉延東為學校揭牌并發表講話,提出:“要以現代信息技術為支撐,整合共享優質教育資源,創新教育教學模式,辦好中國特色的開放大學,為社會成員提供更加靈活便捷、公平開放的學習方式和多層次、多樣化的教育服務,為建設學習型社會和教育強國、人力資源強國做出積極貢獻。”成立儀式的熱烈場面歷歷在目,楊志堅至今提及仍難掩激動:“我非常激動,這是一件大事,是電大轉型的標志性事件。努力沒有白費,我們終于得到中央和教育部的認可與肯定。”

    新的征途在這一刻啟程。

    雖然國家開放大學成立了,但“探索開放大學建設模式”試點并非易事,國家開放大學面臨艱難的雙重工作任務。楊志堅稱之為“既要改造舊城,又要建設新城,新城還要建在舊城里”,也就是一方面要根據《建設方案》要求解放思想,改革創新,全力把試點工作向前推進;另一方面,國家開放大學并非橫空出世,而是基于廣播電視大學的龐大辦學系統,當時有近300萬在校學生,必須保證整個系統的正常運行和教學工作的穩定有序。因此,堅持穩中求進,一手抓常規工作,一手抓試點工作是其主基調。

    “我們的初心就是促進全民終身學習,用現代信息技術作為支撐,促進教育機會公平,辦一所百姓身邊的大學,把大學辦在社會中。”楊志堅表示。在《國家開放大學建設方案》中可以讀到:在辦學宗旨和任務方面,國家開放大學進一步以促進全民終身學習和形成學習型社會為辦學宗旨,強調“開放、質量、責任、多樣化、國際化”的辦學理念,不僅開展學歷繼續教育,還要大力推進非學歷繼續教育,不斷滿足社會公眾對多樣化、個性化教育的實際需求;努力把國家開放大學建設成為我國高等教育體系中一所新型大學,世界開放大學體系中富有中國特色的高水平開放大學,我國學習型社會建設的重要支點。后來還明確校訓為“敬學廣惠,有教無類”。

    發展過程之艱辛,楊志堅一帶而過。他更強調“立足長遠,兼顧現實,平穩有序,扎實推進”的工作方針。2016年,針對國家開放大學試點探索中的“舊城改造”、“新城建設”,以及“在舊城中建設新城”所面臨的各種矛盾和挑戰,如何找出和解決這些具有“四梁八柱”特點的重點難點問題,《國家開放大學綜合改革方案》出臺了。

    穩中求進,前提是穩,重點在進。走過第一個五年,國家開放大學站在了一個新的起點上。回望來時路,楊志堅由衷地講道:“過去這五年,我們取得很大的成績,上了一個臺階,比如通過戰略轉型,明確辦學定位、宗旨,引領整個電大系統在穩步推進學歷繼續教育、大力發展非學歷繼續教育方面起到了很好作用。我們解開了很多結,說清了很多事,構建了一個‘國開共同體’。現在,我覺得作為一所新型大學,已經出現雛形。這個大學逐步上軌運行,逐步加速度,但是各種深層的問題矛盾也在這個過程中出現,面上的問題都解決了,剩下來的都是深層的認識、利益問題。我們深知,國家開放大學建設并非一日之功,而是一個長期過程,‘1314工程’的諧音就是‘一生一世工程’,必須圍繞改革建設重點工作任務,不忘初心,咬定青山不放松,抓住關鍵領域、關鍵環節、關鍵要點不放,持續在一個點、一件事、一個問題上用力。只有這樣,國家開放大學建設才能成功。

    努力探索繼續教育新模式

    2017年10月,“砥礪奮進的五年”大型成就展在北京展覽館如火如荼地舉辦,展覽全面生動地宣傳展示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事業發生的歷史性變革。10個展區中,國家開放大學的“身影”出現了近10次。那些拿著國家開放大學畢業證書的青年農民、圍坐在電腦前遠程學習的守島官兵、利用工休的點滴時間在手機上學習“五分鐘課程”的務工人員……讓每位參觀者看到都心頭一暖。

    這些都是國家開放大學掛牌五年來取得成就的縮影。五年來,學校按照《國家開放大學建設方案》繪制的藍圖,圍繞“1314工程”,在辦學宗旨和任務使命、學歷繼續教育、非學歷繼續教育、教育信息化建設、“學分銀行”建設、遠程開放教育理論研究和推進中國語言文化走向世界等方面都取得了階段性成果。將教育資源公平分享到基層農村、海島邊疆,為最需要教育資源卻又最匱乏的人們,送去知識和受教育的機會。

    “國家開放大學是各廣播電視大學、各開放大學聯手合作的一所大學,目前在校學生360萬,70%的學生來自基層,55%的學生分布在中西部地區。其中,農民大學生20萬,部隊士官學生12萬,少數民族學生27萬,殘疾人大學生6000多名;學生年齡從18歲到80歲。這些學生如果連接受教育的機會都沒有,根本談不上公平。”談及此,楊志堅不無自豪。

    楊志堅1959年出生于廣西,高中畢業后當過兩年知青,又做過兩年汽車修理工人。1979年,他以優異成績考入武漢大學哲學系,畢業后被分配到教育部從事高等教育宏觀管理。4年的基層經歷,讓楊志堅倍感知識匱乏的可怕。此后30余年在教育部工作,又讓他對中國教育狀況認知深刻:“我認為有兩種大學非常偉大。比如北大清華這類名校,為國家培養了很多精英、棟梁,遍及各行各業。另一個偉大就是我們這一類大學,它為教育公平,為國民素質的提高,為百姓獲得感和幸福指數的提升提供了可能和條件。”

    2017年4月,楊志堅率隊來到江西贛州,在這里啟動了國家開放大學“長征帶”教育精準扶貧工程,并將上猶縣作為試點,通過加強受援學習中心建設,提升其辦學能力,有效開展學歷和非學歷教育項目等方式,探索教育精準扶貧模式。6月,他又深入“長征帶”工程另一試點縣河北省青龍縣,到青龍縣學習中心考察基本建設和辦學情況。“這個工程的扶貧對象,必須滿足既是當年紅軍長征經過的革命老區,又是國家扶貧工作重點縣兩個條件。主要通過對扶貧對象開展免費培訓鄉村基層干部,免費為貧困人員提供學習機會,免費開展職業技能培訓等方式,有針對性地開展精準扶貧。”經過推薦、遴選,目前已有江西瑞金、上猶,湖南永順等26個國家級貧困縣(市)納入“長征帶”教育精準扶貧工程。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注重扶貧同扶志、扶智相結合。楊志堅說,這條路國家開放大學已經走了十幾年。從2004年開始,我們就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實施“一村一名大學生計劃”。十幾年來,“一村一名大學生計劃”培養了很多村干部,專門從事基層管理。“我們根據農村的特點,設置種植、養殖、管理、服務等課程。”湖南省芷江侗族自治縣南部邊遠山區古沖村村支書、致富能手龍四清,就受益于“一村一名大學生”計劃,是國家開放大學農村行政管理專業畢業生。近年來,她全力帶領鄉親脫貧,種植的柑橘更是被農業部評為“全國農產品十佳品牌”,在全國各大城市的水果市場都占一席之地。楊志堅興奮地介紹道:“截至2016年秋季,‘一村一’累計招生57萬余人,畢業 38萬余人,為農村培養了一批‘留得住、干得好’的新型農民。”

    五年間,國家開放大學在學歷繼續教育方面,進一步確認培養目標為應用型人才和高素質公民,制定“國家開放大學質量標準1.0”,提出并全面推進基于網絡的“六網融通”人才培養模式,深入推進以教學內容、課程體系、方式方法等為核心的各項教學改革。特別關注特定人群、弱勢群體、邊遠地區和少數民族地區社會成員的受教育機會以及優質教育資源共享等訴求;在非學歷繼續教育方面持續發力,著力探索形成具有國家開放大學辦學特色的非學歷繼續教育新模式。

    在教育信息化方面,提出“云、路、端”三位一體的開放遠程教育技術支持模式,探索研發了集教、學、管、研、服于一體,實現一站式和一體化運行的遠程教育云平臺;建設了云教室314間,部署在新疆、內蒙、甘肅等中西部學院和學習中心;研發了國開“O學派”移動學習終端,在湖南1.9萬名農民大學生中應用試點。

    現在,不論登錄國家開放大學學習網還是登錄官方APP,都會看到“五分鐘課程”。這是一個以知識點為單元,以五分鐘左右的時間為一個課程的授課形式,目前已完成了三萬門,向用戶免費推送。楊志堅興致勃勃地講道:“2011年以前,如果誰說用手機學習,那一定是個笑話。可是現在,手機已經不再是一種通信工具,而早已成為一種生活方式。我們緊緊圍繞‘互聯網+’概念深入探索,研究普通老百姓在互聯網時代的學習特點,從專業的角度,基本上把所有專業的主要課程,都按照網絡學習的特點,從自學、輔導、過程、測評等環節都做了設計。例如‘五分鐘課程’在中國就是一個首創,沒有人超越,而隨著技術的進一步提升,這個課程從質量上也達到了國內一流水平,工作量雖然大,但反響非常好,這也是我們驕傲的地方。”

    不過,楊志堅并不滿足于此。他已經啟動思政課“五分鐘課程”,“要用拍大片的精神和方式,把思政課知識點一個一個拍出來,用生動形象的手法和歷史影像資料呈現、闡述,這樣讓大家很高興就看完了,學分也拿到了,潛移默化學到知識,受到教育,功莫大焉”。

    學分銀行,是楊志堅帶領著他的團隊,借鑒銀行運營思路,不斷推陳出新的產物。“學分銀行”引進的開放教育理念,被稱為“終身學習立交橋”。為建設和搭建立交橋,楊志堅努力推動與各高校達成合作,依托其師資、專業、課程資源優勢,成立大學支持聯盟;還與多個行業協會、大型企業、中心城市合作成立行業支持聯盟、企業支持聯盟和城市支持聯盟等四大聯盟。現在,國家開放大學在全國建立了70個學習成果認證分中心。研發上線學分銀行信息化管理平臺,與公安部“公民網絡身份識別系統”、人社部“國家資格證書全國聯網查詢系統”、教育部“中國高等教育學生信息系統”對接。也就是說,學生無論在哪兒學習,只要在學分銀行注冊,成績都永遠有效。

    抓住機遇,深化改革,大膽創新,勇于實踐,國家開放大學在探索中提出了開放大學建設的“中國模式”,走出了中國特色開放大學發展之路,初步形成了一個集約化集團辦學、多樣多元主體、共建共享共贏的開放性辦學組織模式,即“國開共同體”模式;初步形成了現代信息技術與遠程開放教育深度融合的教育信息化模式;初步形成了以保證人才培養質量為目標的“六網融通”人才培養模式;初步形成了推動正規、非正規學習成果認證、積累與轉換的“學分銀行”模式;初步形成了適應全民多元化、個性化終身學習需求的非學歷教育模式。對此,楊志堅的看法是:“我們國家的優質教育資源分布很不均衡,散落在各地,老百姓用起來很不方便,怎么把各種優質課程資源集聚在一個平臺上,方便老百姓學習,這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而我們的第一個突破就是‘集聚’,將課程資源集聚在一起,建成了數字化學習資源中心。這個中心有近3萬門課程可供選擇,通過全國200多個學習中心和一些高職院校、社會機構等,通過平臺的共建和推送,最后實現共享,這應該是值得我們驕傲的地方。”

    面向遠程教育的蓬勃未來

    “健全學生資助制度,使絕大多數城鄉新增勞動力接受高中階段教育,更多接受高等教育”,“辦好繼續教育,加快建設學習型社會,大力提高國民素質”。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就辦好繼續教育、建設學習型社會、提高國民素質提出了進一步要求。

    在楊志堅看來,這些要求就像是總書記耳提面命說給自己的,說給國家開放大學的。比如十九大報告談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對國家開放大學也是一樣。不是說我們不能提供教育供給,而是我們提供的是人民所需求的嗎?這是吻合度的問題。滿意度是三方——學習者本身、用人單位、辦學機構的,不能自己說滿意就是滿意。”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辦人民滿意的教育,核心是立德樹人。“在高等教育層面,從過去強調規模到現在強調質量和效益,強調‘內涵式發展’,不能犧牲質量而發展規模。”楊志堅認為,黨的十九大精神為國家開放大學的進一步發展指明了方向,將引領國家開放大學在原有基礎上再上臺階。

    盡管成績斐然,楊志堅依然敏銳地看到了未來挑戰:“在遠程教育領域,我已經看到各‘軍團’在集結,有些已經形成一種態勢,如果我們還在原地踏步,還在慢慢吞吞,現有制高點慢慢會被蠶食,所以我們一定要形成自己的核心競爭力。”

    五年寒暑,春華秋實。翻越一座座高山,楊志堅及學校領導班子帶領日臻成熟的國家開放大學團隊朝著心中更高的巔峰邁進。在遠程教育、繼續教育這個既有歷史積淀,又充滿未知的領域里,他憑著推動教育公平、辦“老百姓身邊的大學”的情懷,一次次擎旗前行,在教育模式、技術探索的道路上創新邁進。

    站在嶄新起點,楊志堅講道:“遠程開放教育的本質特征之一,就是通過技術手段,集聚優質教育資源,提供學習機會,促進教育公平,提升教育教學質量和辦學效益。今天,在‘互聯網+’國家戰略的指引下,遠程開放教育必須要有責任擔當,既要在終身教育體系中發揮重要的角色作用,在與傳統校園教育的‘錯位發展’中,探索信息技術與教育深度融合的教育模式;也要借助信息技術的力量,推動優質教育資源向基層農村、薄弱學校、貧困地區、困難群體傾斜,讓人人都能夠享有公平優質的教育。”


    湖北繼續教育網為你推薦的專業

    体育彩票11选5技巧